400年千佛阁焕然一新,背后是一份公益保护留住了老城记忆

2022-06-18 23:14 大众报业·半岛新闻阅读 (38444)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孙桂东  通讯员 任晓宁

“这几天,始建于明代的千佛阁主体修缮工程完工,成为平度市东关居民纳凉时热议的话题。”一座城的记忆匣子就这样被打开了。

3年前,平度市人民检察院在走访时发现,千佛阁地处中心商业地段,车流人流常年从门洞穿越而过,阁基长期处于被碾压磨损状态。随后,该院持续精准监督,先后制发两份检察建议,终于促成文物保护与城市更新融合发展,留住了老城记忆。

检察机关查看文物保护整改情况

一份检察建议 推动千佛阁有了专门“管家”

有人说,文物是可以触摸的历史,往往代表着城市文化的印记,是人们生活里共同的记忆,对平度而言,千佛阁就是这座城市文化的缩影。

位于老平度城东关街东端的千佛阁,始建于明代天启年间(1621~1627年),距今已有约四百年的历史,它经历了明崇祯五年焚毁和清顺治四年重修,铜铃声却依旧清脆,可以说它伴随了很多代东关人生活的记忆。现阁基是明代天启年间所建,阁楼上的石柱及木结构梁柱等多是清顺治年间的老物件,殿里还有一尊高耸阁顶的如来佛木雕像,每一莲瓣之上都有一尊小佛,阁名“千佛”由此而得,早在1999年就被命名为青岛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要说千佛阁的文化活动,就数元宵节的灯会最为热闹和独特。这一天,周边的市民都会来展示用面团精心制作的油灯,虽造型各异,但却以小巧取胜,千灯齐明看起来非常震撼。

然而,就是这样承载着重要文化价值和历史记忆的老城区文物,却因为修缮保护不及时面临着日益损耗的问题。2020年4月,平度市人民检察院在履行公益诉讼监督职能中发现了这一情形。在最高人民检察院刚刚将“文物和文化遗产保护”纳入公益诉讼检察工作办案范围的情况下,该院就主动进行探索,针对千佛阁标识不全、不文明祭祀、消防安全隐患等问题,制发了第一份检察建议,迈出了文物保护的重要一步。该建议得到有关部门的积极回应,千佛阁首次有了专职的管理人员,安全管理等措施得到有效落实。这为进一步探索千佛阁保护工作赢得了宝贵时间。

修缮前的千佛阁以及周边面貌

提出“文物认养保护 ”概念 打造文物保护新样板

文物保护并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它是一个动态的过程,需要不停地与时间赛跑。如何在城市更新中守望好文化根脉,平度市人民检察院用“持续跟进监督”积淀了文物保护的“平度经验”。

2020年底,平度市启动了旧城旧村改造项目,改“旧”焕“新”迅速铺开。这也预示着千佛阁保护的脚步要走得再快一些。为此,平度市人民检察院锚定文物全面保护目标,着力在推动建立长效保护机制上下功夫。期间,该院组织相关部门召开圆桌会议,共同研究如何将千佛阁保护纳入后期市政规划和城区改造一体推进工作,并首次提出“文物认养保护”的概念。这意味着当前城市更新中文物保护工作面临的共性难题,平度市人民检察院从法律监督的角度给出了答案,那就是行政法“受益者负担原则”,而受益者负担实质上是一种义务的概念。该项工作得到平度市政府高度肯定和积极支持,《平度市文物建筑认养管理办法》于2021年1月25日正式出台,为文物建筑保护、利用、管理创新了路径。

2021年11月12日,位于东关街区的安平里文旅古镇项目正式启动,项目开发企业主动签订了千佛阁认养协议。平度市人民检察院趁势及时跟进千佛阁保护情况,回访发现周边区域已开始拆迁,而千佛阁就处于拆迁的中心区域,施工建设将给这座400余年的古建筑带来更加不可估量的影响,预防性保护要先行。2022年2月18日,该院跟进监督千佛阁保护工作,建议有关部门结合城市更新进程,督促公共资源受益方及时落实相应的环路等预防性保护措施。随后,项目开发企业提前投入90余万元进行了千佛阁全体修缮,并在规划中预留了环路用地。5月18日,平度市人大常委会组织7名青岛和平度两级人大代表现场视察,对该院推动文物保护与城市更新融合发展举措给予高度评价。目前,千佛阁已升级为山东省级文物保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