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终于知道他在哪了!”平度又有6名烈士找到亲人

2021-09-13 06:34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16463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张婧 武传英 通讯员 孙瑞祥

近期,青岛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下发通知,要求各区市展开“为烈士寻亲”活动,为牺牲并长眠他乡的烈士寻找家人,让烈士的后代得以祭奠,挖掘整理烈士们的光荣事迹,将红色精神、革命传统传承下去。

在青岛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和各区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帮助下,半岛都市报报道的为22位革命烈士寻亲有了新的进展:在平度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的联络下,籍贯属于平度的6位烈士全部找到亲属。平度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获取信息后,迅速开展工作,以烈士英名录记载的信息为基础,仔细查找保存的有关烈士新的老档案,与记者提供的信息相互印证。

陈万春烈士的儿子:七十多年终于知道父亲葬在济南

陈万春烈士:1923年出生,籍贯是山东省平度县白埠公社白埠村(现平度市同和街道南华里村),1946年入伍,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9月牺牲,年仅25岁,生前系华野九纵二十六师七十七团六连战士,立三等功一次,埋葬于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革命烈士陵园。

9月12日,记者联系上了陈万春烈士的儿子,现年76岁的陈喜良老先生。“七十多年了,我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个事,但是都没找着,谢谢你们了。”得知寻找了几十年的父亲就埋葬在济南历城区烈士陵园,76岁的陈喜良老先生激动万分:“我是1945年生人,我不到一岁时父亲就参加了革命。”由于年纪太小没有记忆,对于父亲的全部印象都来自于母亲在世时的讲述。

“我父亲是1948年在济南战役中牺牲的,当时家里人都不知道,一直过了很多年才得到消息。”在陈喜良的印象里,从记事起就没见过父亲。只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名解放军,家里是军属。而母亲则是天天盼着父亲能够回来。当时家里有一张父亲身着军装、背着钢枪的照片,承载了童年时候的陈喜良对父亲所有的念想,遗憾的是,这张照片在后来搬家中丢失了。很多年过去了,父亲一直都没消息,也没有任何来信。那时候通讯不发达,想找人非常困难。母亲就托组织上帮着寻找。1959年,在陈喜良14岁的时候,收到了当时平度县民政局发来的一张烈士证明书……

“这么多年我也痛苦。一生没见着父亲,也没有得到过父爱。”父亲参军入伍时,母亲才20多岁,几十年含辛茹苦一个人将自己带大,非常不容易。我们一直想找,但是上哪找去?“我也想知道我父亲埋在哪,但是都找不着,哪里答复都是不清楚,这个事情很难。”那时候通讯不发达,都是书信往来。1965年,二十岁的陈喜良,坐着火车从东北一路南下到山东。在处理完工作事务后,就想顺道回趟平度老家,打探自己父亲的下落。到那一看,父亲牺牲确实能查到,但是具体的埋葬地点、平度县民政局工作人员答复也是不清楚。在2019年时,陈喜良回平度老家探家,再次跟老家的弟弟开车到平度烈士陵园扫墓,顺便想问一下详细情况,看看烈士陵园有没有他的名字。回去的那天烈士陵园并不开园,但工作人员听说陈老先生大老远特地回来寻亲就热情接待了。在电脑上查看,父亲哪年入伍、哪年牺牲的信息都有,埋葬地点写的是济南。济南什么地方,工作人员也不知道。

听母亲说,父亲曾经是村里的民兵队长,家里兄弟两个。本来要去当兵的应该是还没结婚的叔叔,“我父亲当时结婚了,都有我了。我奶奶那时候说我叔叔岁数小,不同意。我父亲就说,那我去吧。”“虽说自己是革命烈士后代,但我这一生也挺苦。没见过父亲,没得到过父爱,甚至七十多年都不知道父亲葬在哪里。”现在我种了一小片地,等秋收完了,过了长假,我准备跟我老伴到济南去扫扫墓,看看父亲究竟埋在哪。我也想知道在哪牺牲的。我还想到老家去,叔叔的孩子也很惦记这个事。”

董先法烈士牺牲时年仅19岁

儿子刚出生几个月,他就参加革命走了

董先法烈士,1929年生,籍贯是山东省平度明村镇河套村,1946年8月参军,1948年9月牺牲于济南,年仅19岁。三野十三纵三十八师一一三团战士,立三等功一次,埋葬于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革命烈士陵园。

9月12日,记者联系上了董先法烈士的儿子、平度市明村镇河套村的董兴礼,其对父亲的记忆,都是从母亲和奶奶口中听说的。董兴礼的儿子董永清说,“我父亲刚出生几个月,爷爷就参加革命走了。”董永清说,爷爷1929年出生,兄弟三个,他是家里的老大,结婚比较早,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后来我了解到,爷爷是从平度参加革命,一路打到济南,在解放济南的战役中牺牲的。”董永清说,当时村里跟爷爷一起参军走的一共有4个人,后来都牺牲在了战场上。“爷爷参军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音信,奶奶一个人带着父亲长大,很不幸在30多岁的时候就生病去世了。我老奶奶身体很好,我奶奶去世后,我父亲就一直跟着老奶奶长大,那可真是家里的一根独苗了,生活很不容易。”董永清说。

崔占信烈士的侄子:叔叔临走时说,等解放以后再娶亲结婚……

崔占信烈士,1924年7月生,籍贯山东省平度店子镇昌里村,1947年4月参军,1948年9月牺牲,三野九纵二十五师七十四团战士,荣获三等功一次,埋葬于济南市历城区革命烈士陵园。

“当时我爷爷奶奶还在的时候,本来想让我叔叔结婚。因为当时也快解放了,我叔叔临走时说,等解放以后再娶亲结婚。”侄子崔显华回忆,听家里老人说,叔叔留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家上了战场,结果却一去不复返。

因为没有后代,侄子崔显华是烈士崔占信在世最近的亲人了。家里人一直不知道他埋葬在哪,但是通过上级的通知,知道是解放济南时牺牲的。“叔叔二十多岁走的,我是叔叔最亲的亲人了。”由于当年信息不通畅,在那个年代,即使家人有这个想法,但是没法寻找。不过,他们换了一种方式思念亲人:在老家的祖茔里,过年过节的时候便供奉着,也算是哀思有了寄托。

“在我上学的那个年代,作为一名烈士的后代,感到非常骄傲。”崔显华认为,现在的年轻人很难体会那些牺牲英雄的事迹。现在社会发展,生活这么好,更应该重视宣传革命英烈。

马洪臣烈士的儿子:每年都会去济南祭扫

马洪臣烈士,1925年4月生,籍贯是山东省平度旧店镇郝家村,1946年3月入伍,同年入党,1948年9月牺牲,三野十三纵三十八师一一二团战士,立四等功一次,埋葬于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革命烈士陵园。

马洪臣烈士的儿子马明善说,前些年便得知父亲安葬在济南,之后,他每年都会前去祭扫。“我父亲走的时候,我太小了。“马明善说,在他的记忆中,父亲1946年参加革命之后,就没有回过家,母亲一个人把他养大。很多年以后他们才得知,父亲早已于1948年9月牺牲在济南。

崔悦亭烈士的弟弟:终于知道哥哥埋在哪了

崔悦亭烈士,1928年5月生,籍贯是山东省平度白沙河街道岔道口村,1949年2月入伍,云南边防公安部队三团二营六连卫生员,1952年因剿匪牺牲于云南省河口,立四等功一次,埋葬于昆明市安宁市太平镇抗美援朝志愿军烈士陵园。

记者联系到了崔悦亭烈士的弟弟、平度白沙河街道岔道口村的崔悦寿。他得知哥哥目前安葬在云南昆明,老人家很是激动,“这么多年了,终于知道了他在哪了。“

郝俊峰烈士:1951年牺牲于江西九江剿匪战役

郝俊峰烈士,1921年3月生,籍贯是山东省平度田庄镇盆李家村。1946年4月参军,1949年8月入党。五十二军一五六师四六六团排长, 1951年2月因剿匪牺牲于江西省九江甘棠湖,立三等功一次,埋葬于江西省九江市革命烈士陵园(烈士合葬墓)。记者已将郝俊峰烈士的信息发送给其外甥付先生。

寻人

孙先生寻找烈士父亲孙爱诚

莱西78岁的孙同元老先生来电告诉记者,自己的父亲是一名烈士,名叫孙爱诚,出生于1911年,牺牲年份不详,老家是莱西县(今莱西市)姜山镇前保驾山二村。参军后系八路军胶东军区五支队十六团一营一连一班班长。在抗日战争的石岛战役中失去联系,求助记者帮忙寻找父亲埋葬在什么地方。孙老先生说,父亲具体是哪年参加的革命,家里已经没人说得清了。母亲曾经告诉自己,父亲在1943年的7月份以及1944年的正月探过两次家,往后就再也没有音讯。老先生有个年长5岁的姐姐,1939年出生。为了寻找父亲,年迈的姐姐曾手写过一份说明:“莱阳县团旺公社孙太庄鲍安明与我父同一部队,1943年小院战役是五支队十六团一营一连一班班长,当时我父亲是机枪手。杨格庄王学方与我父亲也是同一班的,希望知道我父亲葬在哪里。”

许多年前,自己曾经专门两次拜访过父亲当年一块参军的战友。得到的信息是,父亲在打完石岛战役之后就没有消息。自己是在父亲最后一次离家后的两个月才出生,父子俩从未谋面,这对孙老先生来说非常遗憾。听母亲说,父亲念过十几年书,比较聪明能干,这在当时很不容易。虽然已经78岁了,孙老先生对于寻找父亲的下落依然很执着。还曾经特地到过一趟石岛,打听周围的老人。这次,老先生准备抽时间再去一趟荣成市档案馆,看看有没有关于父亲当年打仗时的资料。

孙爱诚烈士证明书上显示,其在解放战争中牺牲。如果您有孙爱诚烈士生前或者牺牲时的信息,或有当年那场石岛战役的资料,请拨打96663告诉我们。

寻找父亲孙爱诚,孙先生姐姐手写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