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靠“抢”!一天交易40万斤,平度麻兰油桃收购价创历史最高

2024-07-02 23:21 半岛都市报·半岛新闻客户端阅读 (29442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记者 陈亚梅

“红桃子熟红如火,掷向人间与世人。”露天的麻兰油桃近日成熟,收购价格创历史最高,而且收购靠“抢”,一天能交易40万斤……7月1日,记者来到平度市白沙河街道七里河村大孙戈庄网格,看到千亩桃林枝头挂着红彤彤的果实,种植户因丰收而喜笑颜开。

麻兰油桃

收购价每斤较往年高一元多

麻兰油桃素有“北国春天第一枝”之誉,整个白沙河街道有万亩桃林,仅大孙戈庄一个村就有2000多亩。

记者来到平度市白沙河街道七里河村大孙戈庄网格,一大片桃林放眼望去绿意盎然,一个个表皮油亮、红彤彤、沉甸甸的油桃挂在枝头,把枝头压弯了“腰”。这些是露天的麻兰油桃树,近日进入收获季。

郭汉智正在摘桃。

有20多年种桃经验的种桃大户郭汉智正在自家的桃园里摘桃,一手拎着桶,一手摘桃,不一会小桶就装满了。“现在这个时间桃园里几乎没有种植户摘桃了,大家一般凌晨3点多,头上戴着可以照明的帽子来摘桃。从3点多摘到5点多,这样能够保证桃子的新鲜度。”郭汉智说,别看就2小时,每个人能摘300百斤左右。

谈及价格,郭汉智高兴得合不拢嘴。今年的油桃不仅果实饱满,而且价格喜人,“收购商买露天桃价格每斤比往年高一块多钱,价格是历史最高。半斤重的麻兰油桃6块一斤,二两重的油桃3块钱至4块钱一斤。” 郭汉智分析,现在油桃达到了历史最高价有两个原因,一是前段时间市场上流行扁状的蟠桃,青岛周边地区大量种植油桃的种植户改种蟠桃,导致油桃产量减少,价格自然就涨了;另外是今年天气对桃子的产量有一些影响。

郭汉智正在摘桃。

在片片桃林里有三亩桃树格外吸引人,树上的果实翠绿,长得如鹌鹑蛋大小,一堆堆挂满枝头,这些“秀珍”桃子成熟后的大小也如此。这些桃树今年3岁了,郭汉智介绍:“它们叫珍珠枣油桃,是离核的油桃,果实平均单果重75克左右,果实圆形,观看似桃非枣,颜色鲜红、果实油光、不裂果、口感纯正、香甜脆爽、含糖量超出15°,果实味道似枣非桃,比普通糖度高近一倍,批发商来收购10多块钱一斤,是普通油桃的好几倍。这3亩珍珠枣油桃树花了3万多元,预计今年卖完这些油桃就能回本。”

记者发现,珍珠枣油桃上面有透光的棚子,又不似保温棚,这是郭汉智想在整个大孙戈庄网格推广的油桃遮雨棚,他说:“近几年的病菌侵染危害,尤其是细菌性穿孔病、流胶病、黑星病、疮痂病,让油桃的产量有所降低,这两年在珍珠枣油桃上做试验,发现用上遮雨棚的效果不错,这些因下雨给桃子带来的病虫害得到了有效抑制。”

油桃田

每天40万斤油桃在村头交易

大孙戈庄网格附近的田头果品交易市场,院子里面有一圈果品冷链仓库,剩下的地方用来交易果品。早上不到6点,院子里就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大货车、三轮车、电动小三轮……能停下1000辆。早晨5点多,种植户们就开着三轮车或小货车载着一车车红彤彤的油桃来到交易市场,油桃被整齐地码在筐中。6点开始批发商就忙碌地挑选,有的种植户三轮车还没停好,油桃就被买走。7点刚过,40万斤左右的油桃就被采购一空,整个市场只剩下一些等待运输的大货车,寂静得好像早晨的繁忙没发生过一样。

田头交易市场(采访对象供图)

当市场内的油桃交易完,旁边果品供应链的仓库内就开始忙碌了起来,挑选果子,包装……二郭果品供应链的王老板说:“我这里一天能收到一万多斤,想收更多没有,今年的油桃太紧缺,都不敢提前通知批发商来收购,怕数量不够,收购靠‘抢’。前几天价格一直很稳,二两的油桃3块钱至4块钱。粗略估计,一天能从这个市场交易40多万斤油桃,它们大多数被运到北京和东三省,还有一小部分被运到南方。交易市场中半斤一个的油桃,收购价6元一斤,在超市差不多能卖到15元一斤。”

工人分拣油桃。

一筐筐红彤彤、油亮亮的油桃被倒在厚厚的棉垫子上,十几位工人依据油桃的大小挑选果子等级,按照不同品相放入筐内。王老板说:“现在挑选油桃还采用人工,一方面是为了统一果子大小,另一方面能够更好地筛选坏果。”

家住附近的村民李敏聪正在细心地挑选着油桃,“在这里挑选果子一个小时15元,随时可以来,随时可以走,当场结账,工作时间自由,离家又近,对这份工作挺满意,可以给家里赚点零花钱,又不耽误自己地里的活。”李敏聪说。

旁边一辆冷链运输车正在往车上装珍珠枣油桃,这一车能装一万斤。负责这批货的李老板告诉记者,这些珍珠枣油桃将被运到北京。

珍珠枣油桃将发往北京。

从穷荒山到2000多亩桃林

别看现在大孙戈庄的麻兰油桃如此抢手,之前大孙戈庄还是一处穷荒山,如今拥有了千亩桃园,成为麻兰油桃的主产区,也是白沙河街道万亩桃林的发源地,这背后离不开整个村的努力。

上世纪90年代,大孙戈庄人开始种油桃,但那时的油桃口味发酸,市场销量不佳,知名度不高。2009年,麻兰油桃迎来转机,当时的村干部带领着两位村民辗转多地到大连买到了4元一棵的优质桃树苗,一共买了1800棵,装入6个编织袋内,从大连到平度,他们紧紧地将树苗背在身后。回到村里后,又将这些树苗免费分给了120位村民,3年后这些果树结出的果实品质色泽红润、个头大、多汁,受商贩喜欢,当时种植的村民每亩收入5000元左右,其他村民看到种桃树能致富,越来越多人种植油桃了,最后发展到全村460户,每家都种油桃树,这阵“风”也慢慢地吹到了白沙河街道各处……

麻兰油桃

酒香也怕巷子深,村里有了品质尚佳的桃,如何销售又成了一个亟需解决的问题。当时村干部决定村集体建设一个销售集散地。那几年村干部到上海、杭州、福州、南京等地的交易市场宣传麻兰油桃,将一张张宣传单送到批发商手中。越来越多的批发商知道了麻兰油桃,来到这里看到油桃的确如宣传的那样,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批发商来收购。

如今,已经53岁的郭汉智仍然到各地引进新品种,学习新方法,对种油桃有热情,遮光雨棚就是他用自家油桃试验,不断改进,从最初的不透光到如今的透光、透气,又能防病害。

进入到大孙戈庄的地里,能看到一望无际的桃林,大棚油桃与露天油桃总种植面积超过2000亩,亩产稳定在6000斤左右,每亩能达到1万元至1.5万元纯收入。郭汉智说,“桃树不是很娇贵,打理没什么难度,产量又高,村里家家户户种桃树,少种两三亩,多的种十几亩,年收入很可观。”